國立中興大學農業暨自然資源學院--媒體報導-【媒體報導】植醫下田記》邱柏勳被嗆「不會種、懂什麼?」斜槓種荔枝大豐收,示範減藥更有說服力

【媒體報導】植醫下田記》邱柏勳被嗆「不會種、懂什麼?」斜槓種荔枝大豐收,示範減藥更有說服力

  • 分類 : 媒體報導
  • 日期 : 2023-05-31
  • 點閱 : 1774

 

上下游記者 林怡均· 種好田 ·

這是一個植物醫師從課本來到田間的故事:高雄市大樹區農會儲備植物醫師邱柏勳,平日工作會去田裡,但假日還是在田裡,差別在於,平日是去農夫的果園看診,假日則是在自己的果園顧鳳梨和荔枝。邱柏勳在城市長大,就讀中興大學昆蟲系時,對成為植物醫師十分嚮往,他期許自己能和老師一樣,幫助農民解決各種疑難雜症。

三年前如願成為植物醫師後,邱柏勳深感理論與應用間存在巨大的落差,加上缺乏果樹栽培知識,他給農民的建議常被打槍、甚至嗆聲:「你沒種過,你哪裡懂?」為了更貼近農民,邱柏勳挽起袖子當農夫,他租地務農,從頭學習,在顛簸的果園摔傷了手也不放棄,過程中慢慢同理農民的為難之處,給予的輔導也轉為因材施教,有農民在他的協助下,果園單位產量竟然翻倍。邱柏勳的努力贏得了農民的尊重,他則因實務累積了自信,「鳳梨和荔枝的疑難雜症,我可以解決七成了!」

 

都市小孩長大成植醫,分發到荔枝故鄉

5 月是高雄市大樹區農民最忙的時刻,因為荔枝即將採收。蜿蜒、高低起伏的小路兩旁滿滿都是荔枝樹,小小的果實已經泛紅,枝條因果實重量低垂下來,猶如彎腰迎賓。

在這一大片荔枝園裡,32 歲的邱柏勳是少見的年輕面孔,他在高雄市鳳山區長大,是標準的都市小孩,因為對昆蟲有興趣唸了中興大學昆蟲系,大三修習「作物蟲害診斷」,教授唐立正會帶著學生們到田間實際幫作物診斷、再將不同案例帶回學校報告討論。這門課讓他對植物醫師非常嚮往,「因為老師很厲害,農民的疑難雜症都可以解決、提出建議,看到覺得很帥氣!」

畢業後,邱柏勳當了六年的志願役,退伍時正好看到防檢局在召集儲備植物醫師,他便前去應考,並順利成為植物醫師,被分發到高雄市大樹區。大樹區的荔枝遠近馳名,據農委會統計,2021 年大樹荔枝栽培面積約 1817 公頃,佔全國荔枝面積 18.8%。

 

荔枝開花看老天臉色,開花到結果要過關斬將

一顆荔枝要能收成,必須經過重重考驗。大樹區果樹產銷班第 13 班班長李玉梅細數,大樹區的荔枝樹都是先祖種下,前一年冬天的氣溫是開花量關鍵,前一年若是冷冬,荔枝的花芽量就會比較多,但若是暖冬,開花量會變少。即便順利開花,農民還要跟時間賽跑,必須在十天內完成疏花,一旦花量太多,結出來的果實都會變小,且隨著荔枝成熟、變重,枝條可能會不堪重負而斷掉。

不只疏花,採收也同樣緊湊,大樹區果樹產銷班第 8 班班員尤峻說明,荔枝一年一收,開花結果後等待約四個月,果實陸續成熟,但採收期只有十來天。大樹荔枝目前多種在山坡地上,農民們要在陡坡之間穿梭,快速採下所有荔枝,再整理、包裝售出。採收期間,農民一天往往待在果園至少 15 個小時,由於荔枝單價高,收成期間可能會遇到小偷來偷採,有的農民還會守夜防盜。

 

荔枝蟲害多,建議用藥馬上被農民打臉

荔枝疏花及採收如同作戰,果實生長期間,農民還要對付各式各樣的蟲害。邱柏勳分析,荔枝有三大蟲害:荔枝椿象、荔枝細蛾、東方果實蠅。荔枝椿象名氣最大,主要會在荔枝開花後吸食花穗或枝梢,導致落花、落果,「但最好對付」,可調配肥皂水或是平腹小蜂來做防治;荔枝細蛾小、具有保護色,會嚴重危害嫩梢與果實,噴藥防治時又藏匿在枝幹中,不易防治;東方果實蠅則是在果實成熟之際出現,會造成荔枝外觀和品質的損失,用藥也防不甚防。

荔枝蟲害多,農民噴藥也噴得兇。邱柏勳第一年就被農民「震撼教育」,他表示,過去在學校學習很多理論,以農藥學觀點來說,使用農藥時應以多支農藥輪用,減少藥殘以及引發抗藥性等問題。他一開始按照植物保護手冊向農民建議、開處方,農民的回應則是:「這支藥沒有用」、「這時候噴沒效果,要等一段時間」,農民們的回饋,讓他開始意識到自己缺乏實務經驗。

植物醫師每天 8 點上班,前往不同果園診斷的過程中,邱柏勳觀察到果園因地點有不同狀況,例如靠近大馬路的荔枝園會因為空氣污染導致果樹長不好、外皮不漂亮,山坡地上果園雖然種植環境好,卻因為人力老化、缺工問題嚴重,許多果園都荒廢,病蟲害都藏匿於其中,鄰近還在經營的果園就成了苦主。

他歸納農民的問題,發現六到七成都是栽培管理出了錯,例如果樹最佳剪枝、澆水的時間,以及作物生長、土壤根系的種種問題,但這並非邱柏勳的專長,他便萌生了「何不自己種看看」的想法。兩年前和尤峻提起,尤峻眼見年輕人有心學習,便撥了一分的鳳梨田地、一分半的荔枝園讓邱柏勳嘗試。

 

假日種鳳梨荔枝,種了才懂農民的難處

植物醫師的工作並不輕鬆,邱柏勳除了幫農民診斷作物的問題,還要到各果園做有害生物監測,並調查新興病蟲害,去年全國第一起秋行軍蟲啃食芭樂的案例就是他發現的。另外,他也調查到困擾鳳梨外銷的紋翅蛾是出現在田間而在非包裝場。

平日為其他農民忙得焦頭爛額,植物醫師斜槓務農後,假日也全部貢獻給果園。鳳梨尚能透過產期調節分配工作,嬌貴的荔枝則必須細細照看,邱柏勳總是從白天一路忙到晚上才會離開。

邱柏勳的母親形容他「即使下班回家,整顆心都在果園裡」,眼見兒子忙得身形消瘦,甚至好幾次在陡峻的山坡地果園裡摔傷了手,她心疼兒子,假日便到果園幫忙。

邱柏勳實際務農後才漸漸同理農民的難處,「以前我提出的一些建議,農民反彈會很大,現在終於知道農民在氣什麼」。例如荔枝園的病蟲害嚴重,過往他都是按照官方指示,建議農民在採果後清園。「清園」兩個字聽起來簡單,但實際做起來非常勞累,尤其不少荔枝果園裡都位在山坡地上,果農們年事已高、身體狀況大不如前,光是在果園裡行動都會有跌倒、摔傷的風險、為每一棵樹施肥、採收、剪枝也相當費力,要在收成後清理乾淨有其難度。

實際務農後,邱柏勳對個別農民會給予不同建議,例如:五分地以下的小面積、平坦的果園可以清園,超過五分地的大面積果園收成後在噴藥時,加強地面的施藥,避免落果中的害蟲蟲卵羽化繼續危害。

 

累積栽培實務經驗,輔導更有說服力

今年是邱柏勳種植荔枝的第二年,以自己的栽培經驗為基礎,他認為減荔枝用藥是可行的,尤其近年來農業研究單位開發新的防治技術,例如綠光照射對付荔枝細蛾,而東方果實蠅則可以透過吊掛寶特瓶、表層塗黏膠來防治,透過這些物理防治可以降低蟲害密度以及減少用藥,「前提是農民願意嘗試」。

邱柏勳觀察到,荔枝一年一收,農民嘗試新栽培模式的成本很高,倘若價格不好,等於是前一年努力白費了,因此往往不願意嘗試。他種荔枝,除了自己本身的學習,也是種給農民看,證明減少用藥也能種出優質的荔枝。

他的努力和認真態度,尤峻和李玉梅都看在眼裡,除了對這位年輕人讚不絕口、更願意信任植物醫師。邱柏勳種植過程也和兩位班長交流實務經驗,他輔導的第一位農民莊女士中年返鄉、對荔枝不熟悉,在邱柏勳的協助下,栽培狀況已慢慢進步,第一年一公頃產量 6000 斤,到了第二年已經提高到 1 萬 2000 斤。自己種累積了實戰經驗,讓邱柏勳在輔導上更有自信,他自認,現在可以解決七成的荔枝疑難雜症。

 

儲備植物醫師邱柏勳有感學用落差嚴重,因此決定自己種鳳梨和荔枝、累積實務經驗(攝影/林怡均)

儲備植物醫師邱柏勳有感學用落差嚴重,因此決定自己種鳳梨和荔枝、累積實務經驗(攝影/林怡均)

大樹荔枝遠近馳名,且品種多樣,由左而右為玉荷包、楠西早生種、黑葉(攝影/林怡均)

大樹荔枝遠近馳名,且品種多樣,由左而右為玉荷包、楠西早生種、黑葉(攝影/林怡均)

大樹荔枝園多在陡峻的山坡地,務農難度較高(攝影/林怡均)

大樹荔枝園多在陡峻的山坡地,務農難度較高(攝影/林怡均)

荔枝蟲害嚴重,因此農民用藥也非常兇(攝影/林怡均)

荔枝蟲害嚴重,因此農民用藥也非常兇(攝影/林怡均)

邱柏勳的母親(左)心疼兒子務農操勞,因此假日也會到果園幫忙(攝影/林怡均)

邱柏勳的母親(左)心疼兒子務農操勞,因此假日也會到果園幫忙(攝影/林怡均)

邱柏勳實驗發現表層塗黏膠可以防治東方果實蠅,減少農藥使用頻率(攝影/林怡均)

邱柏勳實驗發現表層塗黏膠可以防治東方果實蠅,減少農藥使用頻率(攝影/林怡均)

大樹果樹產銷班第8班班員尤峻(左)以及第13班班長李玉梅(右)都對邱柏勳的認真態度讚不絕口(攝影/林怡均)

大樹果樹產銷班第8班班員尤峻(左)以及第13班班長李玉梅(右)都對邱柏勳的認真態度讚不絕口(攝影/林怡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