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中興大學農業暨自然資源學院--媒體報導-廢木再生!廢棄樹枝再提煉出精油也可發電|TVBS新聞

廢木再生!廢棄樹枝再提煉出精油也可發電|TVBS新聞

  • 分類 : 媒體報導
  • 日期 : 2024-02-27
  • 點閱 : 429

新聞來源:TVBS新聞<世界翻轉中>

台灣的木材自給率只有大約1%,是屬於珍貴的資源,現在除了要減少砍伐之外,像是很多修剪下來的樹枝,還有使用過後的木材,都可以再循環使用,像是有業者把修枝後的分木材做成家具,或是提煉木酢液做清潔用品,另外中興大學與林務局合作,從廢木頭中提煉出精油,讓廢木材成功翻轉為更高經濟價值的產品。

穿好裝備,整裝完成後,吊上繩索,開始往上爬。

把一些需要修剪的枝葉先剪下來,讓樹木可以更健康的生長,而這些修枝的樹枝、有些體積不大、有些則是大的樹枝枝幹,成為再利用循環的好材料。

樹藝師顏嘉潤:「大樹的一些修剪,通常我們都會用攀樹的方法,來做處理,一般來說傳統外面在處理這些小枝條,甚至樹枝枯幹,我們的做法會直接叫垃圾清運,他們會當作垃圾來燒掉,那其實現在已經有一些更進一步的作法,例如可以打碎做堆肥,很快速的把它變成一些,有機質回歸到土裡面。」

記者劉俐均:「像這樣的廢棄木材,其實還可以回收再利用,經過六個月的風乾之後,就可以將樹皮磨平,來作為手作的家具,一年下來平均業者都可以回收,將近600噸的廢棄木材。」

風乾後的廢棄樹枝、樹幹,用磨平機將表皮去除。

接著再裁切出適合的大小,比較小型的樹枝組裝成櫃子,像比較粗的樹幹,就能做成小板凳。或是依據客人指定的樣式做客製化商品。特別珍貴的像樟樹、檜木,即便修枝後,仍然仍保有原木的香氣。

木藝工廠創辦人陳偉誠:「像這一塊是台灣的樟木,台灣的樟木它有一個特點,就是會有很自然的一個香氣,那它這個用途是我們準備把它作為一個菜盤,它是做完之後可以放上食物,它會有一個自然的香氣,而且它是一個實木的一個材料,在使用過程中都是一個很棒的料源,那如果你不去整理它的話,丟棄在路邊它就是廢棄樹枝,廢棄木材。」

製作木製家具,還是會剩下一些邊角料,也別急著丟,因為還有作用。

龍眼木透過木炭窯內悶燒,產生白色煙霧,當煙霧冷卻後就會變成液體,收集在桶子裡,靜置六個月後,過濾萃取出木酢液,作為清潔用品,而燒製後的木材,更有固碳效果。

木藝工廠創辦人陳偉誠:「像我們剛剛有這些料源,剩餘的部分我們可以把它做成炭,那這個炭的部分包括連樹皮,還有這些木炭做出來,都可以成為很棒的生質材料,它可以作為取暖,或這是再做藝術創作,甚至它可以作為很好的吸附材質,那這個過程中,不管是做成木作的家具做成炭,或者做成清潔劑,都是屬於固碳的一種方案。」

台灣一年產生的廢木材,高達上千公噸,過去都被丟棄或是焚燒,現在透過循環經濟的概念,廢木也能變綠金。

記者劉俐均:「我們使用完的木材,還有修枝過後的廢棄資材,丟掉非常的可惜,因為它具有非常高的經濟價值,像是我手上這個牛樟木,它可以提煉為精油,透過這樣的儀器設備,來達成循環經濟。」

一塊塊木材,放在儀器中進行蒸餾,就能萃取出木材裡的精油成分。

國產精油檢測中心檢測員江羽婷:「精油就會從這個被破壞的細胞裡面,被蒸發出來,然後再到冷凝的系統之後,它會再從氣化變成液體的狀態。我們的產物會分成水層跟油層,水層部分我們就會是純露,油的部分就是精油。」

不同的木材提煉不同味道的精油、功效也不一樣,這些由中興大學與林務局合作,利用廢棄的資材,提煉精油。

國產精油檢測中心檢測員王崇瑄:「這些木材草本植物芳香植物,就是帶有香味的植物都可以提煉出一些精油,木材柑橘薄荷這些都是滿常見的。就是精油萃取的來源。」

將提煉出來的精油放入儀器中,分析數值,來替植物精油作把關,降低精油作假以及標示不實的問題。

國產精油檢測中心檢測員王崇瑄:「它可以幫助我們去分析精油裡面的成分,那如果有添加一些賦形劑或是稀釋劑的話,我們也可以透過這方式去發現,然後來判斷這些精油的真偽。」

興大森林系兼循環經濟研究學院院長王升陽:「精油的製造生產不是太難的技術,反而是要來自於經驗,每一種樹種它所需要的製程不一樣,所以你要去測試,也希望說每次生產出來的精油,要我們希望得到,所以林務署也特別設立一個這個精油檢驗中心。」

而這些蒸餾後的廢木,也能再為綠色永續注入新活水。

國產精油檢測中心檢測員王崇瑄:「反正萃取完把它主要成分拿掉之外,剩下的木質材料,它就是一種能源的另外一種形式,可以把它轉換成能源。」

木頭放入氣化爐裡,經過受熱乾燥,溫度一升高,就能引發裂解、產生二氧化碳和水蒸氣,將木質顆粒轉換成更有效率的燃料,作為發電使用。

國產精油檢測中心品質主管賴建興:「我們從上面投入木屑或者是木頭,或者是樹葉都可以,那一些農業資材的廢棄物投入進去以後,這個氣化爐,它可以把它加溫到八百度C以上,那八百度C以上它就會開始產生可燃氣,那可燃的氣體就可以拿來做燃燒,或者做發電的使用,那投進去的木頭或是木屑,它基本上到最後就會,大部分都可以完全的燃燒掉,那少部分會變成生物炭。」

以台中雙崎站氣化爐,一年去化材料大約5到10公噸,讓這些產精油後的資材再利用,產生的熱能,還能作為精油萃取機的電力使用。

中興大學森林系副教授吳耿東:「最小的一個系統來講,可能是一公斤、兩公斤的木頭,才有可能有一度的電,那現在放得比較大,比較效率有提升,也許大概就是在1.5公斤的木頭,可以發一度電這樣的一個狀況,這樣的一個能源,基本上來講就提供給的像說要做精油,或者是我要發電,或者是我還有其他的熱利用等等。」

中興大學植病系教授兼校長詹富智:「我們大概就會利用這些剩餘的森林的資材、來產生這些生質能,那這些生質能就可以作為,主要是可以作為發電用,那這是一個能乾淨的能源,再過來這些生質能所發的電,如果搭配可攜式的微電網,其實是可以用在我們比較偏鄉的,這些相關的電力的使用。」

台灣的木材自給率只有大約1%,已經非常稀少的森林木材,每一個部分都彌足珍貴,得把廢木再生,運用到最大產值,成為循環經濟中的重要一環。

國產精油檢測中心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