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中興大學農業暨自然資源學院--媒體報導-【媒體報導】草葉集-香氣台灣 大自然的煉金師

【媒體報導】草葉集-香氣台灣 大自然的煉金師

  • 分類 : 媒體報導
  • 日期 : 2021-08-09
  • 點閱 : 301

 

稿源:2021-8/經典雜誌/潘美玲、劉子正

嗅覺與記憶之間有一條神祕的時光通道,聞著聞著,就把你帶回了過去。

香水(香奈兒N°5)是瑪麗蓮夢露最知名的一件外衣,殊不知,八十年前的台灣人也有一款國民外套:明星花露水。

這一件台灣國民香水,裡面除了橙花、玫瑰葉、檸檬等天然植物香氛,酒精成分高達73%左右,除了為人民帶來幸福的香氣,並肩負著去汙、殺菌、防痱、止癢的功能,實質上來說,這款阿嬤級的香氛,是昔日大眾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夏令衛生用品。

說起台灣的香氣歷史,離不開清潔衛生這件事,在物質條件不豐的年代,潔淨是最基本的禮貌,白蘭香皂、美琪藥皂、蜂王黑砂糖香皂還曾經是禮盒首選,「洗香香」更是一種殊榮,飄著香氣,代表美好。

推開衣櫥,一股嗆鼻、安心的樟腦味兒迎面襲來,可能也是許多人童年難忘的「時光之味」。白色晶體狀的樟腦丸又稱「衛生丸」,由樟樹提煉,用來防蟲、除臭,是居家必備的清潔用品,而這股民生需求,也為台灣早期的伐木(樟樹)歷史揭開了序幕。

神奇的植物工廠
對於森林的利用,多數人的認知落在砍樹取材、製漿造紙,其實林木的二次代謝物,對人類更有著無法想像的重大貢獻。

中興大學森林系特聘教授王升陽是國內天然物化學研究領域的箇中翹楚。在他眼中,植物是一座神奇的工廠,從中可以生產已知與未知的種種可能。

跟著他步入校園,參觀由他一手打造領導的「林木代謝體學暨天然藥物開發」實驗室,室內兩名身穿白衣的助理正埋頭做著山肉桂純化物的化學分析,左右各有一台氣相層析質譜儀、液相層析質譜儀,以及核磁共振光譜儀,皆要價不斐,王升陽告訴我,電腦螢幕上高高低低不同波段的小山峰,每一個線條頂峰代表不同化合物的數據。他新近發表的一篇研究報告中指出,檸檬及天竺葵精油裡的活性成分,可以抑制血管收縮素2(ACE2)蛋白的表現,降低受新冠病毒感染的風險,成了點閱及引用率最高的一篇學術論文。

不砍樹的森林利用
去年接受林務局委託研究「本土森林植物精油產業化體系的建立」,在成果報告中他提出了十種具潛力的本土樹種:六種木材(紅檜、扁柏、台灣杉、香杉、牛樟、香楠),四種葉部(肖楠、柳杉、龍柏、白千層)來提取精油。

「如果將香杉論斤秤兩賣,一公斤的原料價格僅四點二元,但如果製成香杉精油,10cc即可賣出上千元的高價,相當具有產業化價值。」算盤撥一撥,香氣顯然是門好生意。

但,森林精油產業有沒有可能造成台灣森林的浩劫?

林務局造林生產組組長張偉顗表示,「這些森林精油的原料,都來自製材過程的下腳料,或疏伐撫育之後的修枝、莖葉,不會有傷害森林之虞。此外,對林農來說,過去處理林業剩廢需要花費運輸及處置費用,現在妥善利用廢材,反而創造出另一種高產值的森林商機。」

香氣的時代記憶
有人感性地指稱精油為「植物的靈魂」,事實上,精油最早的兩大用途是防腐及抗菌。

草本與木本植物裡數不清、道不盡的天然化合物中,各種殺菌、鎮痛、抗氧化、抗發炎等功能,被普遍應用在解人類生理的痛,至於心理上的困擾,在進入人心浮動的工商時代之後,也成了重點項目。

台灣芳療界權威也是先驅者的溫佑君,提到二十幾年前到香港授課時,發現香港人對精油有另一個稱呼:「鬼佬中草藥」。

「精油其實非西方獨有,這是草藥學的一種,只不過西方將此學整理得比我們更完整、有系統性。」

從民俗偏方,到製成方劑,大量裝瓶出售,精油的使用形成了一種民生工業,除了香港,馬來西亞、泰國等華人社會也相當普遍,我記起了一罐小時候的「神藥」,專治頭眩眼昏、傷風鼻塞、肌肉疼痛、蚊蟲咬傷的白花油,其他如萬金油、綠油精也是家庭常備良藥,裡面主成分的冬青油、桉葉油也都來自植物!

在獨尊西方精油的今日,溫佑君提醒了我,其實,台灣也曾經是精油大國,日治時期,台灣的樟腦出口名列世界第一,一九五○年代,香茅油的出口更在全球名列前茅。

嗅覺,一種立體記憶
香氣的歷史有其時代性,在化學合成工業技術突飛猛進之際,天然植物的香氣漸漸淡出。

來到苗栗三義鄉,台三線兩旁仍可見到少數的樟腦油、檜木油、香茅油工廠,提醒了眾人,這座山城曾是台灣木材集散地的過往歷史。香茅的採收季節一年兩次,集中在端午及中秋,香茅寮裡兩只巨大鐵桶正高溫蒸餾著香茅及日本檜木精油,冒著香氣的白煙在鍋爐周圍打轉。遙想六十年前,眼前的這幾座山頭,應該也是天天瀰漫著香茅、檜木、樟腦的香氣吧?

香氣,一種無法言說的記憶之味,但不可諱言的,現代人對於細緻分辨香氣的能力,已經被選擇性有限的人工香精所制約,嗅覺漸漸退化。你聞得出扁柏與紅檜之間的區別嗎?

香氣讓世界記住台灣
台灣面積三萬六千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覆蓋著六成的森林,這座島嶼應該散發著什麼樣的味道呢?

成大化工系畢業的王世明,在電子科技業工作了二十年後,決定轉換跑道,因為對香氣有敏銳的感受,曾經想過投入茶或咖啡產業,但後來與好友童鐘慶還是決定進入森林精油這一行。「我不希望國際上對台灣的印象只停留在夜市、小吃、人情味,我們想要用香氣讓世界認識台灣。」

「台灣的森林資源豐富,為什麼我們沒有一款可以代表台灣的香氣?」「全世界有一百五十種被世界認可的精油,代表台灣的香氣可有立足之地?」王世明帶著這樣一個大哉問進入陌生的精油行業。

今年研發出以台灣樹種為主調的複方精油「雲森之盾」。扁柏的香氣帶點辛辣(擬人化來形容,就是咄咄逼人),紅檜的香氣則略有一種甜味(像一個溫吞敦厚的老好人),吸入紅檜精油,讓人壓力解除,而扁柏則可使人精神集中,提高專注力。人從自然來,也想往自然去,喜歡植物森林的氣味,應該也是一種內心回歸的呼喚。

一說到保加利亞,你會想起玫瑰,談到法國,薰衣草令人印象深刻,那麼想到台灣,你又會用什麼香氣來記憶起這座島嶼呢?

~以上為文章之部分節錄,全文及更多精彩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影片連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AFTAnHBd3w